杭州锦雯婚庆网
官网域名
http://hzhq.eb.cn
好产品,一看就知道
品质源于对每个细节的关注
看社会丨母亲为9月婴儿割肝续命 孩子父亲:我决定放弃孩子,包括你
发布日期:2019-09-27 03:04:28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看看新闻    浏览量:23

本文

扬州25岁女孩葛牵云去年和张东(化名)结婚,由于当时张东未满22周岁,双方办了婚礼却并未领结婚证。今年3月,宝宝小雨出世,却不幸被诊断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,妈妈决定割肝为孩子续命,却遭到张东的反对,后者打电话说:“长痛不如短痛…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

俩打工青年“结婚” 却没领结婚证

葛牵云住在远离扬州市区的江阳佳园小区,这套位于四楼的房子是父母靠辛苦打工钱购买的,父亲葛祥是镇江丹徒人,母亲辜书兰来自淮安涟水,两人在扬州打工相识后结合,葛牵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。

葛牵云前年在扬州一家电子厂上班时,认识了同在厂里上班的连云港人张东(化名)。后者来自当地农村,比她小3岁,人长得帅气,和她也谈得来,两人不久便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,还在拍婚纱照时拍了“结婚照”,准备等之后领结婚证时用

但小葛的母亲辜书兰对张东却不太中意。在她看来,张东比女儿小3岁,年龄太小;另一个则是张东的脾气不好,十分任性。

反对归反对,最终辜书兰和丈夫还是没梦拗得过宝贝女儿。葛牵云决定嫁给张东,并于去年8月和张东回连云港农村老家举办了婚礼,辜书兰和丈夫葛祥也去了。从连云港回到扬州后,辜书兰还按照当地习俗,为女儿操办了“回门酒”。

虽然结婚仪式都履行了,但两人的结婚证却没有领。原来,张东是1996年12月出生的,年龄太小,当时没到法定结婚年龄。要到今年12月满22周岁才能领证。但领到结婚证只是时间问题,大家并未十分在意。

今年3月5日,儿子小雨的降临,为张家和葛家增添了欢乐。孩子出生后要上户口,上户口需父母的结婚证,葛牵云和张东一起赶到属地扬州市公安局蜀冈-瘦西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平山派出所,说明了已经举办过婚礼,没有领证是因为一方年龄没到的特殊情况,并在派出所做了笔录文字材料,凭这个材料为孩子上了户口。

常规体检“击碎”家庭平静

也“击退”了初为人父的“丈夫”

葛牵云、张东,以及双方的父母做梦也没有想到,全家人都十分疼爱的小雨,竟然会查出重症!

孩子在出生第42天后,一家人带着小雨去扬州苏北人民医院例行体检。医生仔细观察了孩子的脸色后,让孩子做了个黄疸指数检查,结果孩子的黄疸指数离奇偏高。在医院的建议下,一家人带着小雨赶到南京的医院,结果小雨被诊断为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。

医生表示,如果不治,孩子将活不过一周岁。小葛一家为此又赶到了上海仁济医院,再度确诊孩子得了“胆管闭锁”后,一家人哭成了一片。4月28日,在医院ICU,小雨进行了“葛西手术”,而一般接受这种手术的患者都已经出现了明显肝硬化症状,如果不实施手术,患者很快会因为肝功能衰竭而死亡。

扬州苏北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医师朱玲玲表示,儿童“先天性胆管闭锁”患病率大约万分之一左右,临床上患病率不算太低,不属于罕见病症。该种病系肝内外胆管出现阻塞,肝内产生的胆汁不能排入肠道,会导致肝功能衰竭。小雨当时被带来医院检查时,目测脸色比较灰暗,属于那种黄得发绿发黑的阴黄,感觉就有问题。结果检查后,孩子黄疸指数离奇偏高,便建议赶紧去更大的医院进一步检查。“葛西手术”只是“胆管闭锁”的一种过渡性治疗手术,只是帮助疏通胆管,是为了救命的手术,术后还要进行肝移植,这样才能彻底治愈。

葛牵云表示,“医生告诉她,做肝移植手术前,可以先等外源,但不排除在等到外源之前孩子会出现紧急情况,就必须让亲体移植先‘顶’上去”。她想先进行配型,如果成功了,随时准备割三分之一的肝给小雨。葛牵云把自己把捐肝的决定告诉父母和张东时,遭到一致反对。

母亲辜书兰说,就这么一个姑娘,才25岁,哪里舍得,万一姑娘出现危险,怎么得了?但葛牵云认为,有了孩子,小雨就成了她的心头肉,一想到小雨要离开自己,心里就会有种窒息般的疼痛。如果不割肝给小雨,自己会后悔一辈子、痛苦一辈子。最终,小葛的父母强忍泪水,支持了女儿的决定。

但父母同意了,“老公”张东却一直强烈反对。张东表示,他的父母劝他放弃,因为不但费用高,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所以他是不会去做配型的

葛牵云10月25日做配型的那天,张东打电话给她让她放弃。而在当月,张东离开了家。

据悉,换肝的费用,如果使用亲体肝源,手术费需要20多万元;如果使用外源肝,费用至少30万元,还不包括后期的费用,而张家和葛家的经济条件都不好

张东:“我太累了,没有办法,只能放弃”

张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自己太累了,从结婚到现在,自己一直在迁就她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‘嫁’还是‘娶’。孩子查出这个病,跑了这么多医院,钱都花光了,以后的费用会特别高,还不能保证治好,以后复发怎么办?自己都不敢去赌了。”

据悉,张东现在在苏州打工,他把离开的原因解释为“太累”:“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?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

当着采访记者的面,葛牵云打开手机免提,和张东对话。张东问葛牵云“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 葛牵云则回答:“我必须继续为小雨治疗。”张东则回应道:“我告诉你我决定放弃了,放弃孩子,也包括你。”

没领结婚证 要不要对孩子下一步负责?

葛牵云表示,不管遇到多大困难,都要救小雨。她还试图通过咨询律师,来确认张东要不要出孩子的治疗费。”

江苏石塔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袁春明

不论孩子是结了婚生的还是非婚生的,和生父、生母的血缘关系、抚养关系是对应的,对孩子的抚养义务和责任,不以父母是否登记结婚为前提条件。过去的婚姻法对于举办过相关仪式、得到亲朋好友认可、但未领结婚证的“事实婚姻”给予承认。

1994年2月1日民政部《婚姻登记管理条例》公布实施后规定,没有领取结婚证的,夫妻关系不能确立。对于所谓的“事实婚姻”,也就不予认可。如果张东不出治疗费,不能尽到父亲的抚养义务和责任,葛牵云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,去法院起诉对方,要求自己的合理主张,两人共同承担孩子的治疗费用。同时,两人没有领结婚证,也意味着今后完全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,重组家庭。

走“单亲妈妈”途径过伦理 她做好了手术准备

12月7日,小葛接到上海医院的通知,下周将去医院“过伦理”,这是换肝手术前患者主要家庭成员签字通过的必要程序。葛牵云表示,12月13日下周四,她将和家人去上海仁济医院过伦理审查,因为没领结婚证,她打算走“单亲妈妈”的途径,这样只需要一方家庭成员的签字就行了。葛牵云先前已经通过身体检查,并过了伦理审查,也就具备了做换肝手术的条件,他们打算明年三四月份去做,因为那时天气暖和一些,恢复得也快一些。

说着说着,葛牵云的眼睛又红了,很快就有了泪滴。她哽咽着说,自己的泪为可怜的孩子流,也为父母流,他们辛苦了大半辈子,好不容易生活渐渐安定下来,现在又在为自己操心,父亲天天在外挣钱养家,母亲全身心帮我带孩子,生怕有个磕碰闪失什么的,自己身体也不太好,还这么辛苦,一想到这个,心就会疼。

但葛牵云擦干眼泪,语气坚定地说:“现在看来,幸亏没有领到结婚证,否则没有小雨父亲的签字,伦理关通不过,换肝手术没法做。”

(文字参考:扬子晚报)

(编辑:阿拉比卡咖啡豆)

阅读原文”,就能进入签到页面。

Copyright 版权所有 ©某某实业有限公司 power by LTD.com
技术支持 认证官微 举报反馈
官微互链: 三阳大通电镀厂 | 天启信达商贸 | 施莱医疗器械 | 捷彩印刷厂 | 鑫斯兰机电设备 | 亚鑫竹木制品 | 宇狼国际 | 创新玻璃纤维布带厂 | 白湖阀门制造 | 万邦工业设备 | 好运涂料 | 商用投影机出租 | 雄宏机械 | 喜洋洋搬家服务部